学院信箱:dmu_zb@163.com
友情链接
学习园地
首页 > 党建工作 > 学习园地 > 内容
李荒 :一位老共产党人的忠诚
发布时间:2015-05-27 20:00:18

他从战火中走来,参加过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。作为东北解放区15位正式代表之一,出席过1949年举行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。

  他是社会主义建设的推动者,是“文革”的受害者,是思想解放的支持者、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领导者,见证了共和国的发展历程和党的不平凡历史。

  他是一位正省部级领导同志,心中有党,为党尽忠;心中有民,为民竭力。他心中有责,敢于担当;心中有戒,为官清廉。

  当年,他主动从辽宁省委领导岗位全身“裸退”,在省直机关引起反响;他“反对夫人参政”的观点受到中央领导同志的肯定;他关于党内应互称“同志”的文章引起社会共鸣;他为官清正廉洁受到公认,他严格要求身边工作人员和家人,一个儿子当汽车修理工直到退休,一个儿子下岗自谋生路。

  他叫李荒,曾任中共辽宁省委原书记处书记,辽宁省政协主席,中央党校副校长,辽宁省委常务书记。

  2014年12月4日,李荒走完了99年的人生之路和80年的革命生涯。

  习近平、李克强、张德江、俞正声、刘云山、王岐山、张高丽、胡锦涛等党和国家领导同志表示深切哀悼,并向亲属表示亲切慰问。

  近日,记者在李荒曾经工作的沈阳、大连等地采访,强烈地感受到人们对一位“忠诚、干净、担当”的高级领导干部的敬重和怀念。

 

  心中有党 信仰坚定 忠诚不渝

 

  “忠于马克思主义十分重要。我决心为共产主义理想、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奋斗到底。”

  1990年4月20日,写下这段话时,李荒已经74岁。

  1916年5月22日,李荒出生于辽宁营口一个破落地主家庭。1929年,他辗转来到奉天(今沈阳),在东北大学附中读初一,开始接触到蒋光慈、郭沫若、鲁迅、邹韬奋等进步人士的著作,新思想在他幼小的心灵播种。

  1931年9月,李荒刚刚考入东北兵工学校,九·一八事变爆发。东北沦陷,山河破碎,目睹日寇暴行、不愿做亡国奴的李荒投奔抗日声浪高涨的北平,并于1932年考入北平的东北中学,次年考入东北大学。

  1935年,日寇的铁蹄逼近华北。“华北之大,已安放不得一张平静的书桌了!”痛失家乡的李荒参加了轰轰烈烈的一二·九学生运动,成为东北大学先锋队队员,走在游行队伍最前列。

  1936年2月,上了反动政府“黑名单”的李荒侥幸逃脱,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“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”,当上了分队长,到基层动员工农群众参加抗日救亡运动。

  美国记者斯诺曾说,“东北大学的学生是最积极的,他们深入农村,叙述日本侵占他们家乡的事实,鼓励人民备战。”这其中,就有李荒。

  1936年5月,李荒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1937年9月,李荒辗转到达八路军总部。

  这是李荒人生的重大转折。在这里,他亲眼见到了罗荣桓、王平等八路军领导人,亲耳聆听了朱德总司令的报告,革命觉悟迅速提高。1937年11月,22岁的李荒被任命为行唐县口头区区长。

  由于工作热情高,文笔好,1938年4月,李荒担任了晋察冀军区第三军分区政治部宣传部科长。1940年4月起,李荒先后担任晋察冀军区组织部长、宣传部长。1944年4月,李荒任《晋察冀日报》副主编、时事主编。

  这是一张英雄的报纸。在社长兼总编辑邓拓的领导下,《晋察冀日报》报道了回民英雄马本斋、爆炸大王李勇、子弟兵母亲戎冠秀、狼牙山五壮士、英雄王二小、冀中地道战、白洋淀雁翎队等抗战英雄的事迹,被誉为“战火中不倒的旗帜”、“民族的号筒”。

  一手拿枪、一手执笔,他们既是记者,又是战士。在战火中采访、在战壕里写作,在牛圈里、山崖下、深沟里排版,敌人一次次疯狂搜山扫荡,一次次长途定点奔袭,一次次出动飞机轰炸,都没能灭掉这个“旗帜”和“号筒”。

  曾第一个披露日军制造“潘家峪大惨案”的战地记者雷烨等58位《晋察冀日报》的新闻战士壮烈牺牲。在报社所在地——保定阜平县马兰村,面对敌人的屠刀,为了不透露报纸印刷机掩藏的地点,19位乡亲献出了生命!

  上世纪60年代,邓拓撰写“燕山夜话”专栏杂文,用了谐音“马南邨”作笔名,就是为了纪念这个英雄的村庄、英雄的人们和那一段难忘的岁月。

  在炮火中洗礼,在战斗中成长。1944年2月,李荒在《晋察冀日报》上连续发表17位战斗英雄的故事,鼓舞了军民的斗志。1945年,他被任命为《晋察冀日报》副总编辑。

  1945年8月15日,日本投降。9月15日,中共中央决定成立东北局,确立了“十万大军、两万干部、一张报纸”的指导思想。这张报纸,就是东北局机关报《东北日报》。

  经东北局书记彭真点将,1945年10月,李荒担任《东北日报》的第一任总编辑,后担任社长。

  尽管办报条件极其艰苦,经常遭遇敌军的机枪扫射、敌机的空袭、敌特的打冷枪等威胁,还经历了四次大转移,但李荒率领报社全体同志英勇斗争、坚持出报,推出了战斗英雄董存瑞、杨子荣等新闻作品,有力地配合了东北解放的军事斗争和东北根据地的土地改革工作。在《东北日报》工作过的穆青、华山、严文井、华君武、廖井丹、马加、陈学昭、白朗、王揖、殷参、潘非、张沛、范敬宜等,后来成为我党新闻战线、理论战线、文艺战线的领导者和代表人物。

  枪林弹雨著文章,碧血丹心写忠诚。李荒和他创办的《东北日报》英名远播,在中共党史和党的宣传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,载入了共和国的史册。

  1953年11月,李荒任中共辽西省委副书记。1954年8月,辽东、辽西合并为辽宁省,李荒先后担任辽宁省委副书记、书记处书记、常务书记。

  但是,1966年开始的“文革”,一下子把李荒抛向人生的波谷。他被打成“死不悔改的走资派”“国民党军统特务集团骨干”“东北帮叛敌特务集团头目”,成为辽宁最早被打倒的省委领导之一,胸前挂着“反党”“反社会主义”“反毛泽东思想”“反革命修正主义路线代表”的大牌子沿街游行,先后被关押2年、劳动改造5年。

  在辽宁盘锦五七干校农场的5年,他主要做了三件事:养猪、锻炼身体、读《资本论》。

  养猪是李荒的本职工作。在那段“人不如猪”的日子,他养猪养出了感情,是最好的猪倌。他坚持在田埂上、猪圈旁、河堤畔跑步,打太极拳,对生活充满信心。

  李荒最执着的一件事,是读书。

  早在1958年2月,毛泽东主席视察辽宁抚顺煤矿,交谈中,主席注意到这位四十岁出头的省委副书记,问叫什么名字,李荒如实作答,主席哈哈一笑:“李荒不荒唐啊!”

  主席一句戏言,却成了李荒一生的追求——做一个“不荒唐”的人。

  如何做“不荒唐”的人?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真学、真信、真用。读《资本论》等马列经典原著,是李荒每天的必修课。

  灯火阑珊处,人生荒凉时,正是磨炼心性的时候,也是思想者的乐园。李荒边喂猪,边研读,探索社会主义运动的发展规律,思考党和国家的前途命运。

  当时,一些经典著作翻译版本晦涩难懂,但李荒仍然逐字逐句地啃,翻来覆去地磨,残卷发黄的书本上,画满红道道黑杠杠。

  “石可破也,而不可夺坚;丹可磨也,而不可夺赤”。被斗、挨打、关“牛棚”,改变不了他对真理的追求、对理想的向往、对信念的坚定。

  1973年6月27日,李荒恢复了工作,担任大连工学院(今大连理工大学)党委排名第五位的副书记。在学校,他与理论教师郭必康教授成为知己,经常探讨“资本积累的基本规律”“企业经营所有权转移”“社会的财富”等问题。有一次,正在讲授恩格斯《费尔巴哈与德国古典哲学的终结》的郭必康发现,李荒正规规矩矩地坐在学生当中听讲!

  越读越亮堂,越学越明晰,越想越明白。在理想的星空下仰望,在真理的幽巷里漫步,在哲学的藤蔓上攀缘,李荒早已物我两忘,唯有信仰弥坚。

  1977年4月,李荒被任命为旅大(今大连市)市委第二书记。1978年3月任辽宁省委书记处书记,1979年4月兼任旅大市委第一书记。1980年1月李荒当选为辽宁省政协主席。1981年4月,曾兼任东北局中级党校校长、辽宁省委党校校长的李荒被调任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。1982年4月,因时任辽宁省委第一书记郭峰生病住院,中央决定将李荒调回辽宁,任省委常务书记,主持省委日常工作。

  尽管工作岗位变换频繁,但李荒坚决服从组织,说走就走,干就干好。回到省里的李荒,成为辽宁省改革开放初期的重要领导人,被称为“在关键时期起到关键作用”的人物。

  1983年4月,李荒响应中央关于干部年轻化的精神,主动要求“裸退”,彻底退出领导岗位,成为全国第一位从正省级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干部。

  竹老不改节,松老一根针。离休不退伍的李荒,在耄耋之年以老骥伏枥的姿势,躬行党员义务,笔耕不辍,他发表文章80多篇、15多万字,为党的事业建言献策。即使坐在轮椅里、躺在病床上,他仍然呼吁并组织了对东北抗联史的发掘、抢救工作,《东北沦陷十四年史》《东北抗联史》等一批成果相继出版,成为勿忘国耻、振兴中华的爱国主义教材。

  近百年风雨多坎坷,八十载春秋唯忠诚。

  从最早确立“马革裹尸,献身革命”的人生追求,到生命最后的霞映长天、彤云绚烂,李荒用热血丹心绘就了一幅共产党人壮丽的精神图谱。

 

  心中有责 立场坚定 敢于担当

 

  “遵守党的纪律,维护党的团结,坚决反对各种违反党纪的言行。必须自觉维护党的领导权威。绝不参加和坚决反对任何派别活动”。

  这是李荒1977年4月写下的一段文字。

  “他是明白人”,这是老同志们对李荒的公认。

  什么叫“明白人”?用辽宁省委原副秘书长商德瑞的话来说就是:李荒重党性、讲政治、顾大局,讲政治纪律、守政治规矩。

  从严治党,是李荒讲得最多的话题。1982年5月29日,李荒在与机关干部的一次谈话中,对“高高在上,脱离群众”的官僚主义作风,对“贪污、腐化、堕落、闹派性”、搞“小团体利益”现象,对一些人“背上了功臣包袱,居功自傲,把党纪国法看得很淡薄”的行为,进行了批评。他说,我们党内决不允许有高人一头、把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、不受党的约束的“特殊党员”,“如果我们党默许了,那我们党就没有纪律了!”正气凛然,底气十足。

  许多老干部都记得这一幕——

  1983年4月17日,沈阳中华剧场。面对全省县处以上干部,李荒从刚刚上演的电影《家务清官》和《人到中年》中领导干部夫人干政的情节说起,指出“夫人参政”是一种不正常现象,要求所有干部管好自己的家属。话音未落,全场掌声不息,是赞同,是响应,是敬佩。

  1983年6月4日,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中央书记处书记、中组部部长宋任穷看到李荒谈“夫人参政”问题的材料后,即嘱中组部研究室:“加一小段按语,登《组工通讯》。发前送耀邦同志过目。”6月8日,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批示:“完全赞成登”,并对党内各种不正之风提出批评。

  “文革”期间,辽宁有三起事件轰动全国,其中之一是“销毁毛主席著作案件”。起因是“文革”前,为方便干部群众学习毛著,省里有关部门出版了一批毛主席著作,但印出来后发现排版错谬百出、印制粗劣,正巧接到中央有关部门要求提高毛著出版质量的精神,辽宁对这批书进行了集中销毁。“文革”中,有人告状说辽宁“销毁毛主席著作”是一起严重的“反革命案件”,一时间大喇叭、大字报口诛笔伐,要揪出“黑手”。

  专案组在调查是“谁批准销毁”这一关键问题时,一时查不到记录。造反派们挥舞着棍子高喊“谁批的打死谁”、要“火烧”“油炸”!他们的目标是省委第一书记黄火青。

  在这关键时刻,李荒挺身而出:“是我!这事我分管,要打就打我,我负全部责任!”

  尽管后来证明此事与李荒无关,但如果当时没有人出来担当,省委是很难过这一关的。

  后来担任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黄火青,时任常务书记、后任省委第一书记的郭峰,都在自己的回忆录中记叙了这一段历史,对李荒在危难时刻顾全大局、敢于担当、保护同志的行为给予了高度评价。 

上一篇:习大大十六字寄语青年
下一篇:陈刚毅事迹摘编